主席信箱     全国工会工作平台   全总邮件
 
 
中国工人2018年第6期推荐文章
 
2018-07-12

  

一、 因为热爱无问东西

李瑾

  5月初,在大连金普新区举办的大国工匠进校园活动中,大国工匠方文墨与职业技工院校的学生们之间的问答环节,让人感触很多。

  一个学生问:“您平时那么忙,怎么能看完400本专业书?”

  方文墨答:“我每天就睡5个小时,到现在连网购都不会,更不会玩游戏,微信也就去年刚装。”

  另一个学生问:“您练功的时候,有没有过枯燥乏味的感觉?”

  方文墨答:“没有感觉枯燥过,因为我喜爱。每一次训练中,零点零零几毫米的提高,都是很快乐的事情。”

  简单的回答里,传递出两个信号:专注与热爱。

  在手艺人傅军民那里,热爱的表现是,拧着劲儿要把景泰蓝食盒做成不掐丝工艺,最终耗时800多天;一把玫瑰椅设计几个月,打磨七八个版本;一张桌子上漆100次,多一次少一次都不行。

  这样的傅军民,连他自己都在反思“是不是过于理想了”,但下一次,他还会忍不住在朋友圈里吐槽那些在工艺上“糊弄”的同行。

  不管从事工业生产还是传统家具制造,方文墨和傅军民本质上都是“手艺人”,也是“守艺人”。外界对他们所无法理解的部分,恰是当下最为稀缺的东西。譬如甲之枯燥方文墨之快乐;乙之性价比傅军民之没法糊弄。只是傅军民偶尔的自我怀疑,让他少了一点从容笃定,在坚守匠心的过程中,便少了那么一点纯粹的快乐。

  诚然,当下有太多诱惑太多途径,让人可以快速获取快乐。也会因名望、地位、回报的比较之心,让人产生迷茫。这样的动摇,其实再正常不过,这种内心的徘徊,也正是一个人寻找真实自我的过程。整个5月,全国各地都在开展大国工匠进校园活动。就像学生们对方文墨的提问一样,也会有很多学生向大国工匠们提出相似的问题,这不正是青春少年对真实自我的一次追问嘛。但愿,孩子们能够早日找到真实的自我,在热爱的驱动下,笃定前行,变成自己想成为的人。

  最后,用马德老师的一段话结尾:

  我慢慢明白了我为什么不快乐,因为我总是期待一个结果。

  看一本书期待它让我变深刻,吃饭游泳期待它让我一斤斤瘦下来,发一条短信期待它被回复,对人好期待它回应也好,写一个故事说一个心情期待它被关

  注被安慰,参加一个活动期待换来充实丰富的经历。这些预设的期待如果实现了,长舒一口气。如果没实现呢?

  可是小时候也是同一个我,用一个下午的时间看蚂蚁搬家,等石头开花,小时候不期待结果,小时候哭笑都不打折。静坐听雨,雪中听琴,立德立言,无问西东。

 

二、 要“劳动美”,也要“美好劳动”

王娇萍

  刚刚过去的红五月,是“劳动美”充分张扬的月份。又一批劳模光荣受奖,多位大国工匠精彩亮相各大媒体……无不展现了劳动的美丽和优秀劳动者的风采。不过,进入新时代,我们在由衷讴歌“劳动美”的同时,还应大力倡导“美好劳动”。

  “劳动美”强调的是让劳动更美,隐含着对劳动者提高技能和职业水平,创造更佳业绩的要求;“美好劳动”则强调的是让劳动本身变得美好愉悦,隐含着

  为劳动者创造更好的工作环境、享受劳动快乐的自觉。两者的出发点和指向并不一样。

  今天,倡导“美好劳动”,是满足劳动者美好生活向往的题中应有之义。新时代如何实现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实现体面劳动、美好劳动是关键。在一个人的生命周期中,职业生涯是最为重要的组成部分,不仅占据了人生的大部分时间,而且是黄金时段。同时,职业生涯的质量还直接影响甚至决定一个人的生活质量、人生价值。试想一下,如果职业生涯中的劳动不美好不快乐,又何以实现人生的美好快乐。可见,要实现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必须要拥有一个高质量的职业经历,必须建立在“美好劳动”的基础之上。

  倡导“美好劳动”,也是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必然要求。众所周知,经济高质量发展必须以创新为第一动力,走依靠科技进步、劳动者素质提高的路子。那么,如何有效提升和激发劳动者的创新能力呢?谷歌公司以“要创造世界上最令人感到幸福、最能激发生产力的工作场所”成为职场中人艳羡的传说,而其快速发展又有力印证了这一点:工作的舒适度,的确影响着员工想象力与主动性的发挥。由此可见,“美好劳动”对于激发劳动者创新潜能、提高劳动质量进而提升经济发展效益的重要性。

  对工会而言,倡导“美好劳动”,则是提高维权服务水平的努力方向。“美好劳动”原本就是体面劳动的升级版,其内涵更为丰富,不仅包括劳动经济权益的有效保障,还包括劳动者的自由全面发展。这意味着工会不仅要切实履行好维权基本职责,还应在彰显四项职能上下功夫,特别是要适应时代发展和职工诉求变化,创新维权服务的理念、载体、手段、方式,以扎实有效的工作改善职工的劳动环境,拓展其职业成长空间,提升他们对工作的满意度。只有这样,工会工作才能更好适应职工的期待,工会组织的吸引力凝聚力战斗力才能进一步增强。

  当然,在我们这样一个仍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人口大国,实现“美好劳动”绝非易事,它是一项既需要耐心又需要各方协同推进的系统工程。首先,对于美好劳动要达成广泛共识。认识是行动的先导,唯有人们特别是有决策权的人们打心眼里认可“美好劳动”的必然性和重要性,才能在顶层设计上为“美好劳动”创设条件。同时,推进“美好劳动”,要确保劳动者合法权益的维护和实现,至少诸如拖欠农民工工资、工伤赔偿难、欠缴少缴社保之类的事件要压缩到最低限度。此外,做到“美好劳动”,还亟需在帮助劳动者实现个人发展上下功夫。按照马斯洛的需求理论,“美好劳动”显然属于较高层次的需求,因此,只有着眼于满足劳动者获得尊重、自我实现等需求,让劳动者真正感受到劳动的光荣、个人价值的体现,“美好劳动”才能成为新的激励因素。

  总之,不仅要让劳动者做到“劳动美”,更要让劳动者感受到“美好劳动”,这样广大劳动者的人生才能更明媚,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和社会才能更美好。

  

 
本文编辑:谢永胜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19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