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信箱     全国工会工作平台   全总邮件
 
 
完善“三新”职工权益已提上日程
 
2018-03-14 摘自:劳动报 本文被访问次数:2035

    以快递小哥为代表的网约工,已成为一个新兴职工群体。然而,他们的权益维护始终是一个难题。本报曾刊发《申城十万快递大军“使命必达”的背后》、《烈日下的焦灼与无奈》等多篇报道,直指快递员工真正能与企业签订劳动合同、合法缴纳社会保险的数量极低,职工权益严重受损。
  在本届两会上,多位委员为快递小哥发声,呼吁出台专项规定予以规范,加大监管力度解决其劳动保障难题。而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相关负责人透露,怎样完善制定“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下劳动用工制度和社会保障制度已列入今年议事日程,将会通过完善政策来更好维护这部分职工的劳动权益。
  工资收入“明升实降”
  不签合同不缴社保成常态

  在总工会界别联组会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国防邮电工会主席杨军日表示,快递业职工队伍不断壮大,现在已经超过300万人。“十三五”时期,还将以每年新增20万就业岗位的速度发展,但是目前快递职工的合法权益方面存在诸多问题。
  “首先是工资收入明升实降。”杨军日表示,从2016年开始,几大快递公司纷纷上市,全国快递业务量连续3年增速超过45%,业务收入连续3年超过35%。原来快递员每天派送量是30到80件左右,现在为80到200件,但连续3年工资平均增长只有5%。与业务量的增加相比,收入“明升实降”。再加上快递业发展迅猛,行业存在恶性竞争,进一步压缩了一线职工的工资增长空间,“在调查中,有的快递职工说,工作量天天往上涨,工资年年踏步走。”
  其次,劳动安全卫生条件比较差。快递员一般住在简陋的地方,防火防暑等条件差。再加上电动车安全性能较差,时有安全事故发生。
  三是用工不规范。杨军日指出,往往一家企业采取多种用工方式,有的是合同工、有的是派遣工、有的是临时用工,职工劳动合同签订率低。特别是一些非公快递加盟企业几乎不签劳动合同,缴纳社会保险覆盖面极窄;快递业的工会组织不健全,多数职工尚未加入工会组织。
  四是职业发展空间小。“2015年快递业列入了国家职业发展大纲,但作为新业态,职级如何评定,职级与利益如何挂钩,还有待进一步规范。”杨军日表示,快递员也认为自己“吃青春饭,拼体力壮”。好多快递员将其作为进城务工的第一个跳板,认为这个职业“有市场没前途”。
  全国政协委员、民革中央副主席高小玫指出,绝大多数互联网平台企业并不为网约工缴纳社会保险,仅少数为其购买意外伤害保险,网约工群体的权益保障事实上被“悬空”。
  此外,近年来,企业与网约工之间的用工劳动争议逐渐涌现。高小玫调研发现,目前涉及网约工劳动争议的劳动仲裁、司法诉讼案猛增,诉求集中在要求确认劳动关系、获得工伤待遇、缴纳社会保险等。
  根据全国总工会日前针对“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下职工队伍现状的调研结果显示,“三新”职工普遍存在就业者收入不稳定、社会保障权益缺失、职业安全和健康风险较高等问题。互联网新业态就业的高弹性、对网络客户的高依赖度,加上“底薪+提成”工资结构带来的较高不确定性,造成该群体工资离散度相对较高,部分职工收入较低,网约工普遍存在收入和客户不稳定的隐患。来自人社部的数据也显示,全国约有1亿人没有参加养老保险,主要是灵活就业人员、新业态就业人员和中小企业从业人员。
  全国总工会的调研还显示,职工户外劳动保护和企业外劳动保护基本处于自发状态,面临较长劳动时间、较高劳动强度和更多职业健康风险等问题。劳动安全保护措施的缺位,使得职工户外劳动安全风险增加。而在高劳动安全风险下,互联网新业态从业者中参加商业医疗保险的仅占27%,参加职工医疗互助活动的仅25.6%。
  加强行业规范自律
  构建灵活就业社保体系

  杨军日建议,加大源头参与,加强行业规范和自律。推进各级政府有关部门、工会、行业协会建立三方联席会议制度,就落实快递暂行条例出台实施意见,适时研究快递职工队伍建设和工会工作等问题,相互通报相关工作情况,就快递业发展改革的全局性政策性问题,特别是涉及职工切身利益的问题进行沟通和协调。推动政府有关部门制定快递业劳动定额定员标准,促进快递业在公平的规则下有序竞争。制定快递业劳动保护指导意见,对快递企业生产经营场所、生产设备、劳动保护、安全保障等进行规范,更好地保障一线快递职工合法权益。
  其次,加大监管和执法力度,注重改善从业环境,建议国家邮政管理部门把建立工会组织和职代会制度、签订集体合同纳入对快递企业的监管,在履行行业监督管理中加快对快递企业从业人员依法签订劳动合同的引导,加大劳动法律法规执法检查的力度,指导和帮助快递企业工会积极开展工会劳动法律监督建议书的工作。对那些重大的违反劳动法案件公开曝光,探索建立谴责制度。
  高小玫提出,管理部门在现有条件下,可以“专项规定”的形式有所作为。即针对网约工的特点,制订相应的劳动标准,就工作时间、劳动强度、劳动保护等问题出台指导性规范。
  同时,高小玫建议,明确网约工以灵活就业人员的身份参保缴费;借鉴非全日制就业的社保模式,确定平台企业的工伤保险缴费义务,根据网约工就业特点确定合理的缴费标准;要求平台企业缴纳欠薪保障基金;适时制定灵活就业人员(含网约工)失业保险规定,逐步构建全国统一的灵活就业人员社会保险体系。
  已列入今年议事日程
  完善“三新”用工社保制

  据不完全统计,上海灵活就业人员已超过150万。今年上海两会期间,市总工会重点关注相关人群的劳动权益问题,提交了《加强新业态企业就业形态法律研究落实新型用工模式下职工权益保障》的提案,建议政府部门尽快出台相应政策与社会保障制度,引导此类企业规范用工;要适当扩大非标准劳动关系的范围,将一些具有部分劳动关系特征的就业形态纳入非标准劳动法律保护框架。同时允许地方出台政策分类适用部分劳动标准,就薪酬构建、劳动时间等进行适度规范、给予基本保障。对于属于非标准劳动关系范围的劳动者,可建立与其工作行业相对应的必要社会保险制度。
  据悉,今年全国总工会的重点工作之一,就是把握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分析不平衡不充分发展在职工队伍、劳动关系和工会工作中的特征表现,掌握新技术条件、新生产方式、新企业组织形式下职工权益实现状况。
  人社部副部长邱小平则透露,按照国务院指示,怎样完善制定“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下劳动用工制度和社会保障制度已列入今年议事日程,将会通过完善政策来更好维护这部分职工的劳动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