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信箱     全国工会工作平台   全总邮件
 
 
河南三代打工者的“迁移地图”
 
2017-02-16 本文被访问次数:544

河南三代打工者的“迁移地图”

第一代:靠种地为生,农闲时县城打工  第二代:舍弃土地,南下到大城市漂泊  第三代:难舍亲情,选择省内城市打拼

  “爸妈,我们回去了。”吃完团圆的元宵,带上父母准备的腊肉和土特产,杨明东一家三口在村口简短地与父母告别后,驱车从许昌禹州老家踏上了返工之路。

  今年是杨明东在郑州工作的第五个年头,和当年在外打工拼搏的父辈们追求和想法不一样,这位刚到而立之年的年轻人,已经通过自己的努力在离老家百公里的省会郑州买了房,扎下根,期待拥有自己的一番事业。

  作为人口大省,中原腹地河南省每年迁移人口数量占全省人口的6.3%,随着城镇化速度的加快,地区间经济差距的缩小,一些企业将厂区从沿海地区搬迁至内陆,河南的劳动力迁移地图也发生了改变。

  “拓荒路”:

  农闲时,跟着熟人在小城镇找活

  60多岁的杨开祥背有点驼,这与他长期做农活有关。

  “当时的打工和当今不是一个情况。庄稼人靠着种地为生,打工是为了打发农闲,还能挣钱接济一下生活。”杨开祥说,“30多年前,到城里打工可不是一件容易事。”在他们那个年代,大多数人只有小学文化程度,有的甚至是文盲。“农闲时去周边的小城镇打工,要有熟人带着,否则很难找到活干的。”

  杨明东的家乡许昌禹州,在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初期,经济发展相当缓慢。在杨开祥这辈人之前,他们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方圆不过10公里的小村庄,十分钟就能把一条街走个来回,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

  随着改革开放的“东风”吹到河南,当地产业经济有了一定的发展,企业用工需求不断增大,杨明东的父亲杨开祥迈出了走出去的第一步,成为当时村里最早出去打工的一批人。

  在河南,农村普遍都是人多地少,老杨家中只有一两亩地,每年就种点小麦和蔬菜,农闲时就跑到许昌市打零工。受技能和文化等因素制约,在杨开祥的打工生涯中,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许昌市区。他跟随同村的村民去许昌市区做搬运工,平日里大多时间在当地的建筑工地干小工。

  打零工虽然辛苦,但是能够补贴家用。一家人都很节省,日子也逐渐好了起来。然而,无论外面多么好,在杨开祥眼里,还是不如他农村的家,对他来说那才是他的根。“我们那辈人,大都是庄稼汉出身,没啥技能,但我们能吃苦。进城务工打发农闲,挣点小钱补贴家用是出去的初衷。” 杨开祥说,刚进城时,虽然特别羡慕城市生活,但没想过自己要生活在城市里。“农忙时,家里的庄稼还是要比外面的活儿更要紧。”

 “拼搏路”:

  舍弃土地,南下打工“挣大钱”

  杨明东的叔叔杨开军比杨开祥小十几岁,是杨明东家出去打工的第二梯队。和杨开祥在附近小城镇打工的情景不同,杨开军并不想在附近的工地上干一些“零敲碎打”的活计。

  当时正处于上世纪90年代初期,我国外出就业农民工数量已经从最初的200万人增长到6000万人,东部沿海地区的二三产业发展迅猛,用工需求旺盛。

  29岁的杨开军在同村年轻人的带动下,搭上南下广东的绿皮火车,毅然决定要去大城市闯一闯。

  杨开军说,自己外出打工,还是受哥哥打零工改善家里生活启发。村子里但凡能够改善生活的,都是家里有人在外面打工的。所以杨开军认定了,干庄稼活儿没“钱途”。

  初来这片南粤之地,杨开军也想家。思乡情切时,他总是用拼命干活来掩饰,“干活累了睡一觉就不想家了”。每个月只要一发工资,他都全部寄回老家。

  “工地上管吃管住,花不了什么钱。”杨开军说,自己很节约。家里的孩子每年一个变化,总让他对妻子和孩子有所愧疚。而这一切,都让杨开军觉得必须用金钱来弥补。

  “那时候,堂弟堂妹都上学,爷爷奶奶年纪越来越大,需要养活,吃药看病啥的花销不少,叔叔走那么远,就是冲着外面机会多。他想赚更多的钱。”在杨明东看来,相比与父亲杨开祥,叔叔杨开军这一代农民工,走得更坚决,机会也更多,挣到大钱的也不再少数。

  为了能在城市立足,杨开军当过保安,干过装修,也在建筑工地里做过小工。但他并不满足于此。因为看到城市里汽车越来越多,工作之余,他在一个汽修厂打零工并学到了“汽修”的技术。

  多年在外摸滚打爬,杨开军在广东开了一个小的汽修厂,经济条件比哥哥杨开祥宽裕得多。如今,杨开军除了不会说广东话之外,和广东人并无二致。但到节假日,杨开军还是分外想家。

  “叔叔这代人虽然挣钱多了,但随着年龄的增长,乡土情结一年比一年浓厚。”杨明东说,叔叔杨开军常年在外打拼,在外也买了房,安了家,但每年最盼望的还是回到许昌老家过年。“叔叔常说,外面的家不叫家。”

  “进城路”:

  难舍亲情,更愿意在省内城市里打拼

  “鸟往高处飞,水往低处流。我从小就在城市上过学,后来也去广州看过叔叔,大城市的生活太方便了。”杨明东说,自己从没有干过农活,也不想留在农村。

  和父亲、叔叔有浓重的恋乡情节不同,杨明东说,自己其实不太喜欢农村,也反感别人觉得他是农村人,“虽然偶尔也会想着农村老家,但其实主要是想父母。”

  因为城市里才有自己想要的生活,所以杨明东在城市里打拼时,千方百计想留下来。但考虑到在长三角或者珠三角地区生活成本太高,加上每年过年回家需要长途奔波,杨明东最终选择在离家不远的省会郑州打拼。

  住过城中村,也在集体宿舍待过,杨明东最终发现,买一套房子是在城市安家的关键。为了扎根郑州,杨明东在郑州贷款买了套房子。

  “郑州的发展近些年越来越好,在这里工作、生活也很不错。”杨明东讲道,自己不想和叔叔一样去太远的城市打拼,最主要是考虑父母和孩子的成长。今年孩子到了上幼儿园的年龄,杨明东夫妻俩把孩子从老家接到身边上学,方便照顾。

  “父母年纪慢慢大了,离家近些方便照顾老人,也不想自己的孩子成为‘留守儿童’,不利于孩子成长。”在杨明东看来,父辈们外出打工漂泊更多是无奈,现在他更想给自己家人一个安稳、有品质的生活。杨明东觉得,也许从他孩子这一代开始,不再对农村有“乡愁”这个说法了。(中工网记者 余嘉熙 中工网实习生 王李萌)